您现在的位置是:竞彩足球预测 > 竞彩足球比分 >

1994年,朱军在兰州白云关寻求合同。

2020-08-29 22:04竞彩足球比分 人已围观

简介文|胡慕之 1994年的正月初七, 还在歇年假的朱军,带着老婆去兰州铁桥上的白云观,求了一注签。 烟气袅袅,签筒晃荡,一根木签“嗖”的一声落了下来。 旁边的道士把签子拿过来,...


文|胡慕之

1994年的正月初七,

还在歇年假的朱军,带着老婆去兰州铁桥上的白云观,求了一注签。

烟气袅袅,签筒晃荡,一根木签“嗖”的一声落了下来。

旁边的道士把签子拿过来,瞅了一眼,递给他一张黄纸,黄纸上写:

璞玉雕琢已成器,东西南北任你游,四海皆朋友。

已成器、任你游、皆朋友,这是要成事的节奏?

朱军看着卦语失神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一向“抠门”的朱军,跑去民航局买了张飞机票,“抛家弃妻”地去了北京。

1

朱军去北京前,已经是甘肃台家喻户晓的主持人,甘肃稍微大型点的晚会,都是他主持。

他忽然跑去北京,一方面是卦语的“诱惑”,一方面离不开一个人:杨澜。

1993年,甘肃台要办一个庆七一的文艺演出,请来了中央台的杨澜,和朱军搭档主持。

晚会结束后,杨澜对朱军说了句“客套”话:你这主持水平,中央台好多人都比不上。

朱军当了真,追问:真的吗?

杨澜也没法说是假的,点头装认真,还加了句:你应该出去闯闯,如果原地不动的话,5年后也没就没有太大发展了。

第一句话是客套,第二句话更像是肺腑之言。

彼时,杨澜也不过刚刚工作三年,刚一毕业就主持了《正大综艺》,出道即巅峰。

可朱军不一样,他没上过大学,当年因为会吹单簧管,进了部队宣传部。后来参加三十五周年阅兵,立了个三等功,又被特招进战斗歌舞团,成了相声演员。

一直到1991年,朱军才终于因为主持甘肃台的综艺节目《花好月圆》,出了名。

杨澜是一步登天,朱军是一个脚印一个坑。

可朱军的北京之行,刚开始并不顺利。他到北京那天,是大年初八,央视还没上班。传达室大爷不让他进,非让他打电话叫熟人领。他打了一圈电话没人接,只好坐在传达室的长条凳子上等。

后来他看到有个小女孩,手里攥着一把条,站在大门口接嘉宾。他腆着脸,拿出自己的军官证装面善,死乞白赖地问人家要了一张条。

进了大楼,他也不知道该去哪。往电梯里一站,后背摁到了21楼,门一开就碰见高立民导演。

朱军特惊喜,高立民特惊奇。

高立民想着,自己昨天刚刚往甘肃台打过电话,想邀请朱军来央视主持一档节目,第二天就瞅见了活人。那时,一个单位也就一部电话,叫人全靠喊,高导打电话时,朱军估计已经坐上了来北京的飞机。

高导说:我想请你主持一档节目,节目名字叫《东西南北中》。

朱军一愣,想起黄纸上的卦语:璞玉雕琢已成器,东西南北任你游,惊出一身冷汗。

2

朱军刚来北京时,并不受待见。

因为是新人,只是试用,单位没给他分宿舍。他只能租住在位于北京沙滩的,老文化部地下室。

他在北京也没什么朋友。一到周末,他就躲在地下室看电视。为了方便换台,他还自制了根长棍,想换台就拿棍捅。

干了不到三月,朱军就想撂挑子。

他在甘肃好歹是个腕,住的是单元楼,一家一个厕所。到了北京,住的变成地下室,还不受领导重视。

朱军特委屈,跑去找领导郎昆请辞。郎昆特淡定,先给朱军画了张大饼:唉呀,我觉得你这个决定有点可惜,再坚持一下,能接过赵忠祥话筒的就是你了。

听完郎导的话,朱军像被打了一注鸡血。几个月后,央视直播四十五周年国庆大典烟火晚会,朱军被分派到礼炮礼花分队,做现场主持人。

他这个现场不吃香,别的现场都是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就他这里像“默片”,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。

为了烘托节日气氛,朱军第一次秀出了自己的“洋溢春风脸”,镜头转到他这里时,朱军八颗牙一呲,吼出了西北汉子的雄壮,惊得坐在直播室调度的总导演张晓海,赶紧问旁边人:这谁?

朱军的“洋溢春风脸”果然招运,那天下播后,张晓海把他叫到办公室,给了他个重任:

七天后,我有个叫《七彩欢歌》的直播节目,要你主持,回去准备下。

这次直播,跟他搭档的是鲁豫。鲁豫很淡然,直播前一直在背稿。朱军很激动,心心念念地全是要接赵忠祥班。

那是朱军,第一次在央视的一百平米演播厅做直播。直播开始前,张晓海跑去演播厅给朱军和鲁豫打气,意有所指:

以前站在这里直播的都是赵忠祥老师,中国主持人的新篇章,要从你俩这改写了。

朱军想“抢”赵老师饭碗的时候,已经在中央台待了四年的杨澜,一心一意地执行着自己的“原地不能待五年”定律,放弃《正大综艺》,跑去大洋彼岸留学。

杨澜出走,赵忠祥退休,台里缺人。两次直播都很“春风洋溢”的朱军,就这样悄咪咪地成了央视的顶梁柱。

3

当年朱军抽签的时候,他的老婆谭梅也抽了根签。签上大意是:要夫妻同行,朱军才能成事。

因为此签,朱军到北京后的第二年,谭梅就辞去了文工团的工作,跑去北京和朱军团聚。

两人搬离了老文化部的地下室,在招待所里租了个单间,房间小到只能放张单人床。为了够睡,朱军从外面淘回来两个大箱子,塞进墙角,铺上床单装大床。

那时,谭梅已经是文工团的知名舞蹈演员。去北京,意味着从头再来。

但谭梅似乎一直颇具慧眼。朱军比她大六岁,当年朱军追她的时候,她后面已经跟了一溜财大气粗的追求者。

朱军没什么钱,为了能讨到谭梅欢心,从来没学过裁缝的他,自己买了布匹,用比例尺裁剪法,给谭梅做了件皮夹克,还顺带裁出一条七分裤。

谭梅穿着皮夹克到团里,小姐妹们呼啦一下围上来,问她夹克在哪买。

谭梅笑着不说话,一到法定结婚年龄,就跟朱军扯了证。

朱军也争气,先是成了甘肃台的顶梁柱,后来去央视,刚工作三年就开始主持春晚,还一主持就主持了二十多年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半生走得太顺,老天爷有心给他设坎。

2018年,朱军和谭梅结婚25周年。一位曾经在央视实习过的女生,忽然在网上曝光朱军曾经试图对她进行猥亵。

朱军的“洋溢春风脸”塌了一地,第二年就被春晚除了名。

4

说起来,这也不是央视主持人第一次形象坍塌。

早在2004年,赵忠祥还播着“草原上的动物们又到了交配的季节”的时候,一个叫饶颖的女性,就曾自爆与赵老师保持暧昧关系长达两年。

初时赵老师没回应,后来被问得多了,赵老师开始用新闻人的“5个W”自证,说:who,where,when,what,why,那女人说的where和when有漏洞,当时我家在装修,根本没人在那里住。


采访他的《人物》杂志记者也很刚,不死心,接着逼问:你说5个W要弄一亿多个排列组合,才可能跟事实对上,万一今天对上了呢?

老赵恼羞成怒,回怼:对上了就对上了,难道你们都没有吗?把窗帘拉上,大家都没有,出去都是正人君子。

那是信息传播速度远不及今的2004年,互联网没记忆。

事情闹了一阵后,非但没闹出结果,反倒让赵老师的人气水涨船高。


赵老师借着这波热度,上综艺,跳热舞,扭完秧歌再搂搂腰,又一次成了中老年女性的“梦中情人”。

朱军跟赵老师比起来,老实得多。他知道自己就是个西北庄稼汉,走的就是朴实路线。但他“出事”也并非没有预兆,2014年,一向低调的朱军忽然办起画展,还拜了范曾为师。

结果,范老爷子的内功朱军没学到,但“流水线”作画的功夫,倒是被朱军学了个精透。

不到半年时间,朱军做了几百幅画,耗时最长的一幅画,也只画了三个月。


曾经那个“一步一个脚印”的西北汉子,也开始腾云驾雾。

在云彩眼里荡漾的朱军,只记得“东西南北任你游”,估计却忘了另一支签上的卦语:夫妻同心。

Tags:

本栏推荐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311篇文章